十年之后,话剧《大宅门》再出发
2024-06-18 10:29:08

“由来一声笑,十年之后情开两扇门,话剧乱世风雨乱世魂。大宅德州市某某钢球股份业务部”5月23日至6月2日,门再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十年之后演出的话剧话剧《大宅门》在国家话剧院剧场上演。据悉,大宅在本轮北京场演出结束后,门再今年该剧还将在上海、十年之后苏州等地开启全国巡演。话剧

话剧《大宅门》海报(本文配图来自 中国国家话剧院)

回首往昔,大宅2001年,门再电视剧《大宅门》一经播出便轰动全国,十年之后风靡千家万户。话剧2013年,大宅德州市某某钢球股份业务部中国国家话剧院版《大宅门》诞生,由刘深编剧,郭宝昌、李欣凌执导。当年北京首演前,曾创造了“戏未排完,票先售罄”的佳话。十年来,该剧巡演足迹遍布全国各大城市,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口碑爆棚。

话剧《大宅门》剧照

与电视剧版《大宅门》对大时代的全景式呈现不同,话剧版更加紧扣“大宅门”的主题,以“七爷”白景琦为核心,描画了大宅门内众生的喜怒哀乐和沉浮起落。盘点这部经典剧作的关键词,“大IP”“烟火气”“年代感”“现实主义”……可谓不一而足。十年之后再出发,近日几位主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各自对剧作和人物演绎的理解。

“白景琦的原型是同仁堂的乐镜宇先生。之前,剧院的刘威、吴樾两位老师都在话剧中饰演过这个角色。刘威老师演出了角色霸气的一面,吴樾老师本身就会功夫,他饰演的白景琦有一段打戏,也令人印象深刻。去年我接到这个角色后,可以说是既激动又诚惶诚恐。”演员王新表示剧中白景琦的年龄跨度非常大,从18岁演到86岁。“那么长的篇幅浓缩在两个半小时的舞台上,作为一个演员去体味它、感受它,能拿到这么一个角色是一辈子的课题。”

王新(左)饰演青年白景琦

王新饰演老年白景琦

演员常玉红“一赶三”,在话剧《大宅门》中分别饰演黄春、杨九红和李香秀。演出过程中,她的妆容几乎不变,仅靠声音台词、肢体动作和细致入微的表演技巧来刻画三个不同的人物。“这三个人物的共性是都爱着白景琦,其中杨九红被赋予的笔墨最多,她本身的性格非常鲜明,爱恨也最浓烈。在杨九红和白景琦‘抢孩子’的那场戏里,对于杨九红而言,不仅是孩子没有了,她的爱情也没有了,在喊出一声‘爷’的瞬间,我能感受到她的整个人都碎掉了,被掏空了。” 

“演出过程中,我的妆容是来不及更换的,所以就要在声音和形体上下功夫,让观众可以区分出不同的人物。黄春是个温顺的女人,和白景琦青梅竹马,我要找到她说话甜美的特质。杨九红比较泼辣,说话时快人快语。李香秀是个聪明的姑娘,而且有大局观,演绎她的时候我是在声线上做了些变化。”常玉红介绍说。

常玉红(左)饰演杨九红

演员谢兰曾在电视剧《大宅门》中饰演“香秀”而被观众熟知,在话剧中她饰演的是白文氏二奶奶。对比这两位宅门中的女人,谢兰认为香秀和二奶奶身上有相像的地方,就是她们那种杀伐果断的气场。“二奶奶有着男人的担当,她是在门头沟里长大的,有圆润的一面,也有方正的一面。宅门内外的风风雨雨,她作为掌门人都能应付得来。”

“对我而言,刚开始接受这个角色的过程是很挣扎的,特别是有斯琴高娃老师的二奶奶珠玉在前,排练时脑海中总会蹦出她出演的形象。直到有次演出,我听到了来自观众席上的笑声,这个笑声是由衷的,是观众理解了舞台上二奶奶那一刻所传达出的心境。这对我触动很大,没想到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台词换来了观众心领神会的互动,也让我明白了当舞台上追光一打、音乐响起,最重要的是我能赋予这个角色的能量和生命力,是我自己在台上的即时体验和爱憎分明。”谢兰回忆说。

谢兰(前)饰演二奶奶

《大宅门》作为国家话剧院保留剧目之一,十年间见证了不同演员的成长代谢。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三爷”刘佩琦从荧幕到舞台,二十多年间,从来没有离开过“白颖宇”。谈到这一角色,刘佩琦表示,“白颖宇是个多重性格的人,会耍横、能认怂也可以豁出去不要性命,是个典型的宅门里的爷。他有自私自利‘恶’的一面,又时时体现出对这种‘恶’的犹豫不决和他性格中向‘善’的一面来。”

刘佩琦(中)饰演三爷白颖宇

“出演电视剧和话剧的感受完全不同。我不能用经验来塑造角色,每一场演出都会有自己的新鲜感,这是至关重要的。此外,和不同的演员搭戏也会有不同的精彩,这是话剧《大宅门》能一直常演常新的原因。我会经常同年轻人们一起默词、对戏,反复推敲。说起来,当年宅门里的老辈人一直秉持着带新人进家门的传统,我也要为年轻人把场助阵,这样他们心里才有底。”刘佩琦说。

(作者:焦点)